【亨本】【PRS】模拟游戏(5)

 【HenryBen】【RPS】模拟游戏


5、警告


    寒意从脚底慢慢侵入,冰冷刺骨,直达心脏。亨利保持着僵硬的姿势,举着电话,电视里色彩斑斓的画面不停闪动。他有点恍惚,内心无比动摇,不太确定自己刚才到底听到了什么。

失去联系,劫机,坠毁,本……

大概有那么十几秒,他觉得心脏是静止的,感受不到跳动,听不见声音。分子在空气中凝固,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亨利艰难的看向房间里的电脑,它安安静静的摆放在桌子上,在渐渐暗下的光线中,静默的可怕,似乎下一秒就会从那里窜出一只长满獠牙的猛兽。

声音逐渐回来了,在亨利的耳边嗡嗡作响,他扶着沙发,不让自己摔倒在地,踉跄着跌坐在软垫上。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脑海中乱成一团。小乔治没有活下来,本……,本,也许他在那个航班上,也许不在。他昨天算了航班时间,AA6179是下午4点到达伦敦,到家刚好吃晚饭。

亨利用两只手拿起手机,播下熟悉的号码,他的手抖得厉害,几次都软的无法按下拨通键,他看着屏幕上本的名字,不停的吞咽,然而嘴里只剩下一片干涩。

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了关机的提示,他觉得自己的心一点一点裂开,变成可笑的碎片。他甚至没有勇气走到房间的另一头去打开电脑,看看日程到底变成了什么样。也许这只是命运给自己开的一个玩笑,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模拟游戏,又或者,亨利不可抑制的想,这是给他妄图改变生死的惩罚。

他大意了,得意忘形了,被拯救生命带来的成就感冲昏了头脑。他干了什么,因为那么一点愚蠢的好奇心,成为了扼杀本生命的凶手。

他茫然的坐在沙发里,房间逐渐没入黑暗。电视还在执着的亮着,脑海却一片空白。手里的电话响过几次,是餐厅的号码,他没有接。KAL一直在边上围着他转,主人的沉默让它感到了不安。亨利像是在故意惩罚自己,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他觉得自己要被痛苦与罪恶所淹没。

 

有人在敲门,亨利麻木的听着,Kal站起来,停顿了几秒飞快的跑到门边,它挠着门板,不停的叫喊回应敲门声。门外的声音似乎敲的更响了。

“亨利?亨利!你在里面吗?”

亨利几乎是一瞬间跳起来,膝盖撞在茶几上。他摔倒在地又很快爬起来,几乎扑向门口。他听见了本的声音,祈祷着这不是错觉。他没法控制好自己的力量与速度,撞在门上,手忙脚乱的开门。

“你还好吗?”本完好的站在外面,背着厚实的黑色双肩包,带着拉得低低的棒球帽,像是刚从机场过来,他看起来被亨利的样子吓到了。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亨利,头发凌乱,有一些落在额头,脸色苍白的可怕,嘴唇干燥的翘起了皮。他看起来似乎大病一场,连呼吸都混乱不堪。

“我希望你没事,”本担忧的侧身看了一眼房间,里面一片漆黑,KAL在边上不停的转圈,“我是说,你现在安全,对吗?没有发生什么糟糕的事情?”

亨利几近贪婪的看着一直询问的男人,看着他担忧的眼神和眼角的泪痣,觉得自己的声音、呼吸和心跳都回来了。他的口腔一阵酸涩,眼睛瞬间湿润。眼前的男人把他从地狱里拉了回来。

他迫切的需要碰触本,让那些真实的触感证明这一切不是幻觉。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前,他的身体已经开始行动。

他揪着本的领子,几乎是粗鲁的把他拉进房间,按在墙上,没有任何犹豫的吻了上去。触感比想象的要软,周围还有刚剃胡子留下的硬茬,对方似乎在用了几秒来消化这件事,他听到了东西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本小声的哄着亨利,想偏过头躲开他的舌头,然而年轻了十岁和长期锻炼的身体并没有给他太多发挥的余地。亨利把身体的重量都压了上去,双手扶着本的脸颊,让他无处可逃。他低声喊着亨利的名字,想把失去理智的男人拉回现实,却让亨利有机可趁。

灵活的舌头顺着音节的缝隙攻进了本的口腔,它的主人像是在沙漠中频死的旅者,找到了唯一的绿洲,他太渴了,只有本的唾液才能让他解渴。他想把本吞的更深,他的舌头抵着本的上颚,听着他发出难以抑制的呜咽,他划过那些褶皱,又去纠缠无处可逃的舌头。

他们的肋骨贴合在一起,因为呼吸而互相抵触,这带来一些痛感,却又让亨利感到无比真实。他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本还活着,好好的活着,就在眼前,就在……

一股稍微强势的力量把他推开了,亨利睁开眼睛,看着本近在咫尺的脸。他看着男人有了一个明显的吞咽动作,又用手背擦了一下嘴唇。

哦,上帝,我干了什么……

亨利的脸一瞬间红透,他往后跳开,又撞到了墙。他尴尬极了,有一种埋藏很久的心思被揭发了的感觉。

“我想你得解释一下?”确认门已经落锁,本抓下帽子,平复呼吸,他觉得自己已经被眼前的小伙子弄昏了头。

亨利结结巴巴的说了乔治的事,又说看到了新闻关于飞机的情况,他几乎崩溃了,给本打了电话却是关机,他以为本就在那家飞机上面,没有想到本会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本为乔治的事情感到难过,尽管他们都做好了准备,但是面对一个生命的逝去依然感到无奈和遗憾。他理解英国人失去理智的举动,也许亨利只是想给他一个拥抱,但是似乎没有控制好情绪。

“我很抱歉,本,”亨利有些手足无措,“我并不想冒犯你,我只是……”

他陷入了困境,没法找到合适的词,本的触感还留在舌头上,他根本说不好话。连KAL都乖乖的靠着亨利的腿,趴在地上,用可怜的眼神看着他。

本被亨利的反应弄的啼笑皆非,似乎他才是做错的那一个。

“OK,OK,Come on,”他举着双手示意已经了解了全部,“你的表情让我想到了世界末日,放心吧,你不是第一个吻我的男人。”

“第一个是谁?”被原谅的亨利几乎立刻追问,他想咬掉自己的舌头,但是话已经冲了出去,“马特*达蒙?”

“为什么所有人都这么问?”本笑出声,他拎起背包,摸索着开了灯,“是我儿子。”

本把背包扔在沙发上,电视里传出了关于AA6179的最新消息,已经确认是由于通讯和引擎的故障,机长当机立断在一个废弃的机场迫降了。

“要订披萨吗?”本举着手机示意了一下,“飞机晚点,我什么都还没吃。”

“……,当然,我也没吃,”亨利的心里咯噔一声,瞄了一眼电脑,“我们……,可以一起。”


=========TBC==========

 文里的亨本总算有点小进展了?

啊 啊,最近重温几个采访的视频,本真的是,亨利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经验丰富的中年人各种随着年轻人的感觉?)

 被塞一嘴糖~23333

(写亨本的时候想写超蝙,写超蝙的时候想写亨本)


祝各位  各位七夕快乐~

评论(28)
热度(145)
© MOMO被DC圈粉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