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kard】wrong number (6)

【速度与激情8】
lukard

wrongnumber6

卢克没想到会这么顺利。他几乎没有在寻找德卡特所在地的问题上浪费时间,手上的坐标就是肖最后的位置。卢克原本的庆幸没有维持太久,他马上对无名先生刻意放弃营救的做法更加愤怒。 

他几乎是把德卡特从雪里挖出来的。房子已经被大雪掩盖,从直升机上只能看到露出的灰色屋顶,卢克估摸着门的位置挖出一个缺口。门把手摸上去的瞬间冰的刺痛皮肤,在卢克手中发出频临破碎的声响。

 看到德卡特的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又迟了一步,平时敢毫无惧色和他对抗的家伙现在安静的如一座惨白的雕塑。卢克屏住呼吸小心靠近,血液在渐渐凝固,不真实感充斥着他的全身,大脑努力拒绝判断眼前的一切。

 德卡特的衣服像纸片一样覆盖在他的身上,和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一起结上了一层雪霜。卢克强迫自己盯着他,两秒钟后,他看到德卡特鼻子下面的雪霜轻微颤动。

 他还活着。

 卢克的血液瞬间达到了沸点。他冲上去,脱下防风服裹住德卡特,又以最快的速度检查了房间内所有的设施,从直升机里搬下小型发电机和急救箱。他手脚麻利的用金属胶带封住门缝和窗户,尽量杜绝冷风和有可能再次爆发的暴风雪。又把瞭望站原本和武装基地相连的总闸电路卸下,连接上了小型发电机。 

这个瞭望站虽然简陋,所幸设备还算齐全。卢克估计是为了能够短期内供应提供住宿而设计的。他们很走运,德卡特目前的状况很明显根本撑不到他把飞机开回最近的安全屋。 

有了供电,瞭望站开始恢复动力,卢克立刻往浴缸里放热水,用测温计把水温控制在40度。紧接着他从防风服里小心的抱起德卡特,把他就着衣服慢慢放进浴缸。 

衣服渐渐变软,在水里随着水纹摆动,德卡特的皮肤像科幻片的场景一般,苍白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退去,血色慢慢向四肢蔓延。卢克跪在浴缸边上有些着迷的看着这一切,时不时用温水清洗德卡特的嘴唇,他不希望一会儿药剂都塞不进对方的嘴。

 他把手附在德卡特的胸口上,感受心脏的跳动轻微撞击着手心,终于稍微松了口气。卢克起身翻出止疼剂,压着德卡特的舌头,把药灌了进去。水浴复温的优点是回温迅速,而缺点则是刺痛感强烈,他希望能尽可能的减少对方的痛苦。


 **

 德卡特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梦了。显然这个梦让他不是很愉悦。一头粘人的黑熊一直在边上傻乎乎的蹭来蹭去,让人燥热难耐。 

他猛的睁开眼睛,周围一片漆黑,只有对面桌子上的定时器发出微弱的光,过了几秒,德卡特才适应这一切。他的大脑还在混沌状态,无法分辨这是另一个梦境还是现实,所有感知都在迟钝的接受外来的信息。 

后背有热量透过皮肤传过来了,滚烫的温度包含着平稳的呼吸,落在他的脖子上,顺着一段沉重的力量,越过他的腰间,被一只结实的手掌透过胸口的肌肉,传到了心脏。

德卡特身体紧绷,又松懈下来,虽然没有看到后面的人,他大概猜出了是谁。 见鬼的,德卡特瞄了一眼手臂被处理好的伤口,心想居然欠了他的人情。 

他们都么有穿衣服,但是德卡特猜透了卢克的想法,倒也没多少尴尬。他努力调整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又昏睡过去。 


第二次,德卡特是疼醒的。全身的刺痛让他咬紧了后槽牙,勉强撑起身体后只能靠着床板喘气。

 “药效过了,”卢克端着药剂走过来,他显然起的很早,已经穿戴整齐,另一只手里还有定时器,“能搞定吗?”

 德卡特点点头,伸手接了药剂吞了下去,闭着眼睛指望着它们快点起效。

 “很难喝?” 

德卡特睁开眼,笑了一声,意有所指的说了一句你可以尝尝。

 卢克对着药瓶喝了一口,表情不太好看,而德卡特又闭上了眼睛,懒得再看他。 

“发电机的油撑不了太久,20分钟后就出发,会有人接应我们。”卢克把一套衣服放在他面前,“我们要尽快回去,你的冻伤不能再拖延了。” 


返程走的非常顺利,他们几乎一刻都没耽误的回到了美国,德卡特身体的自愈功能开始终于发挥了点作用,居然让他一路昏睡。以至于等他发现被塞进了卢克*霍布斯在洛杉矶的家时,已经有点迟了。

 “他们没有找到塞弗的尸体,虽然在那种情况下能找到也不容易,”卢克一边解释,一边往德卡特的牛奶里放蛋白粉,“鉴于你现在没有任何战斗力,虽然无名也提出了可以提供武装看护,但是我觉得这里才是最安全的。” 

德卡特哼了一声,比着中指接过牛奶,留下卢克一个人收拾,毫不客气的走到沙发边,把脚翘在茶几上,打开了电视。有什么东西随着他的动作掉了下来。 


德卡特歪了歪头,一张金发妹子的照片。

===========tbc=========
说环球已经有计划开始卢克和德拉特的互动电影了?
开心的散花。

评论(57)
热度(177)
© MOMO被DC圈粉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