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kard】wrong number (10)

【速度与激情8】
lukard

wrong number (10)


10、

特工们花了一周的时间,终于在一个废旧的图书馆地下室找到了卢克。那里的场面只能用惨烈来形容,散落的部分尸体已经开始腐烂,清理人员带医用口罩,都不能完全杜绝尸体散发的气味。卢克躺在一个巨大的铁笼子边,似乎在用身体守住笼子的出入口,被关在里面的两男一女身体虚弱但是依然没有掩盖住气急败坏的表情。

小无名负责这次的营救行动,他看到现场的时候有点懵,手忙脚乱的让工作人员把卢克抬上救护车,又赶紧联系无名先生。

“三个人都抓到了。”他一边给医护人员让路,一边跟着跳上救护车,“霍布斯长官的情况不太好。”

“……他干的不错,”无名先生沉默了一会,叹了口气,“我答应他这次任务结束给他三个月的长假,看来霍布斯要在医院度过了。随时汇报吧。”

小无名挂了电话,身体随着救护车的启动摇晃了一下,看着医生麻利的从急救箱里掏出肾上腺素。他拿着电话的手心开始冒汗,上一次霍布斯把他拎起来按到监狱外墙上似乎还是昨天的事,而现在,对方纹着刺青的手臂从担架上垂下来,一动不动。

 

**

事情的处理情况比德卡特*肖预计的要棘手,这让他费了不少时间。虽然已经有了新的身份,但是显然俄罗斯政府没有放弃追查他的下落。他用原来的护照,伪造了去秘鲁的假象,克格勃似乎并不买账。英国政府的态度也很暧昧,这给他带了不少麻烦,德卡特估计两国的情报部门交换过信息,尽管很有限。政府应该还在权衡把他交出去是否值得。

他断了和母亲、弟弟的联系,虽然用处不大,但他知道情报人员不会从他们身上占到什么便宜,家人更不会成为威胁自己的筹码。只要他自己不干蠢事——比如还留着之前的电话号码——那些家伙应该不会找到他的真正行踪。

这太危险了,德卡特无数次评估后得出的都是相同的结论。有那么几次,他拿着手机在泰晤士河边犹豫,最后还是塞回口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一段时间开一次机,快速检查有没有留言和未接来电再关机。

在四个月的时间里,他换了三个住处,又用新身份找了份披萨店送外卖的工作。德卡特尽可能的让自己看起来无害,老实,靠一份普普通通的工资过着和绝大多数人差不多的生活,他非常需要低调的度过一段时间。

没有任何卢克,或者萨曼莎的信息传来。在洛杉矶的一个半月就像没发生过一般。德卡特开机间隔的时间变得越来越长,从三天一次变成了一个月一次,他开始觉得把手机扔进泰晤士河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最近披萨店接了个大单,附近公寓楼的一位住户预定了三天的外卖,每天量都不小。老板把派送的活交给了德卡特,千叮呤万嘱咐,准时准点送到客户门口。德卡特清点了外卖的数量,犹豫了一会,还是谨慎的带了把手枪。

即使是一家六口也无法消耗那么多披萨,那套公寓楼他曾经租住过,面积不大,并不适合更多人数的家庭居住。德卡特不能排除克格勃已经发现了他的行踪,用这种方法委婉的引诱他上钩。

他把送货车开到公寓楼下,先去电箱查看了用电量。电箱里对应房间的用电数字不出所料。德卡特掏出手枪,上膛,藏在披萨盒的最下面,他在电梯里思考看来这次搬家要换个城市了。

他在门口站定按响门铃,里面显然不止六个人,如果有必要,他不介意把这里收拾完再走。

门开了,德卡特捧着比萨瞪着对方。

小无名拉着门目瞪口呆。

德卡特隔着小无名往屋子里瞄了一眼,地上盘综错杂的电线,临时架设的电脑和观测仪器,还有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他把比萨塞到小无名手上,扭头就走,不想和有监视任务的一帮人扯上关系。至于小无名为什么到伦敦,在监视谁,他根本不关心。

“喂!”

小无名慌慌张张的跑出来,用手扒住电梯。

德卡特挑了挑眉毛,让他有话快说。

“……你过的不错。”

德卡特看了眼自己披萨店的制服,伸手关电梯。

“你应该庆幸,霍布斯醒了,”看着合上的电梯门,小无名说的飞快,“至少他帮你解决了塞弗的问题。”

德卡特扒开门缝,拎着小无名的领子把他拖进电梯。

“慢慢的,详细的说清楚。”


====================TBC=================


评论(45)
热度(126)
© MOMO被DC圈粉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