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kard】wrong number (11 完结)

【速度与激情8】

lukard


11、完结

小无名坐在路边咖啡店的角落,局促的看着服务员端来两杯廉价饮料,开始后悔之前的多嘴。他瞄了眼门和窗户,心里掂量了下,觉得自己脱身的可能性非常小。

“你想知道什么?”

“全部。”

德卡特盯着他,像猎人盯着即将到手的战利品,心中暴躁却咬着牙稳住步伐。

小无名想了想,之前和霍布斯谈的时候并没有做出保守秘密的承诺,对方也没有要求。这次任务的后续,军方早已编了一个体面的缘由,不用太担心。至于对面脸色难看的英国男人,经过上次俄罗斯的任务,应该也可以算作自己人了。

权衡利弊,小无名喝了一口饮料,开始叙述前因后果。

事实上,一个半月前,在他和德卡特见面的第二天,卢克就在无名之地门口堵人。卢克开门见山的向无名先生摊牌,要他们会谈的内容和德卡特*肖的所有情报。

“他知道我们见过面?”

“哦,是的,”小无名有点尴尬,“霍布斯长官是一位细心的父亲,担心出任务时女儿的安危,所以在家里装了监控。我们……我忽略了。”

德卡特突然感觉喉咙发不了声,他想起那天晚上卢克说我知道你睡着了,说心疼咖啡,还说希望茶叶味会好点。

小无名显然不愿意在自己的失误上停留太长时间。他说对于当时卢克的要求,无名先生提出了交换情报的唯一条件:一周后霍布斯官复原职。卢克没有拒绝,无名先生也信守承诺。他们都清楚德卡特面临的处境有多糟糕。

相对于失去一个被遗弃的武装基地,俄罗斯政府似乎对多次掀起腥风血雨的塞弗更感兴趣。无名有渠道证明,他们应该达成了交易:塞弗愿意与俄罗斯政府共享技术和情报,但是要俄罗斯活捉两次坏了她好事的德卡特*肖。

美国特情部门显然不想把一位强大的黑客拱手让人,控制住塞弗成为了整个行动的关键。但是经过几次失败的教训,金发女人变得更加危险,她已经不再只依赖于技术的入侵,开始愈加崇尚武力。俄罗斯政府提供给塞弗的几个安全屋隐秘且火力充沛,几乎成为她在美国的小型军事堡垒。

“行动方案我们讨论过很多次,霍布斯长官还是坚持由他来执行,解决了塞弗,俄罗斯方面不会追的那么紧,你的新身份就好解决了。”

“撇清关系才是特勤部门的传统做法,”德卡特嘲笑小无名的委婉用词,“所以卢克安排我去瑞士?”

“瑞士?不,”小无名困惑不已,“是去英国,我说了,交换情报,霍布斯长官知道你的打算。”

德卡特盯着对方,双手瞬间握成拳头,又慢慢松开。他靠向椅子的后背,有点精疲力竭。他一直不想亏欠卢克,自以为是的暗中接触无名,等待时机回英国。他担心被跟踪,危险波及萨曼莎,因此从不出门,甚至不会靠近窗户。在卢克出任务的期间,他靠喝咖啡维持身体清醒,确保家里不会因为他的存在被突然袭击。而这一切和卢克所付出的相比,显得渺小又可笑。

一瞬间,德卡特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他没有等小无名说完,直接要了卢克疗养的医院地址,奔出咖啡店,扯掉披萨外送的制服,发了辞职信息给老板,用电话订好机票,拦车冲向机场。

他的运气不错,赶上了最近的航班,10个小时的飞行第一次让他觉得如此难熬。德卡特沉默不语,不停的看手表,空乘例行服务的时候,也只心不在焉的要了杯水。

窗外飘过缓慢、安逸的云层,他强迫自己平静。卢克提议去瑞士度假的话一直在耳边萦绕,嗡嗡直响。那句话现在想起来,更像是一种挽留。

他不知道如今和卢克说瑞士是个不错的地方是否还来得及。

 

**

卢克盯着手机上“暂时无法接通”的提示叹了口气。

医生说能躺四个月就清醒已经非常走运,在未来的三个星期内别说出院,连下床都别想。他还不敢把这件事告诉萨曼莎,他们曾经有过更长时间因为机密任务而无法联系的情况,卢克知道他的小姑娘会把自己照顾的很好。

军方和无名先生都来过,他们要确保这次行动没有遗漏的地方,毕竟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卢克最清楚。卢克有所保留,省略了所有涉及到德卡特的内容,他不希望对方又被盯上。如果一切顺利,德卡特应该已经在英国安顿下来了。卢克清楚英国男人的能力,他不会过的太差。

但是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解决。

卢克是醒来的三天后拿到手机的,那时候他只有右手可以动。他看到有几通未接来电,还有一个语音留言。留言是来自伊丽莎白,那位对他抱有好感的金发女性,卢克有些无奈,他已经拒绝了她两次,但是对方似乎还没有放弃。

出于礼貌,他还是按了接听键,然而里面传来的是另一个人的声音。

“我拿到了新身份,今天就准备回英国,”德卡特低低英国口音和呼吸传进卢克的耳朵,“也许我会想念你的屁股。”

卢克盯着手机屏幕,半年前发送给这个号码的信息他还没有删,上面清楚的写着“我想我们不适合”。他不可置信的又确认了一遍,发现短信的时间就在他和德卡特第一次上床后的一周。卢克开始冒汗了,躺了四个月的脑袋里齿轮咯吱咯吱的加速运转。短信、德卡特、伊丽莎白来找他、中指……哦,上帝……,他甚至是在见到伊丽莎白的当晚,问德卡愿不愿意去瑞士的,……卢克差点捏碎手机。

他开始给德卡特打电话、发信息,希望能补救自己之前一系列愚蠢的事故。然而英国男人就像人间蒸发一般杳无音信。

卢克尝试了几次要求出院,四个月的昏迷和伤势影响了他的行动,每一次都被医生架着按回床上。

现在,他只能无奈的看向灰白色的天花板,只希望身体能和原来一样快速恢复,他觉得自己必须去一趟英国。

 

有动静从窗外传进来。卢克立刻警觉的盯着窗户,判断有人正顺着水管往上爬。他拿起水杯,以防万一。

一双熟悉的手爬上窗台,紧接着一个人裹着夜色敏捷的跳了进来。卢克慢慢把水杯放回去,眼睛没有离开对方一秒。

“……你醒着?”德卡特有点意外,他到美国已经是深夜,担心卢克的病房门口有警卫,他选择直接从窗户翻进来。

卢克点点头,看着四个月没见的人站在床边,上一次暂别仿佛只是昨天。

德卡特被盯的有点不自在,顺手拿了卢克的治疗记录翻看。他看了两眼,心情更加烦闷。他把记录放回去,就看到卢克拍了拍床边。德卡特犹豫了两秒,还是走了过去。

他刚挨到床边,卢克的手就伸过来了,直接揽住他的腰,手心烫的吓人。德卡特没有拒绝,把卢克身上插的管子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

“萨曼莎会伤心很久。”

“是啊,”卢克下意识的把对方搂紧了一点,“所以我还没有和她说。上一次已经吓到她了。”

“上一次?”

“……我从楼上跳下去保护同事的那次。”

德卡特低头轻笑,顺着卢克放在腰上的手臂一直摸到他的脖子,附身过去吻他。卢克本来有满肚子的来龙去脉要解释,突然觉得没有必要了。这一辈子有多大的几率能遇到一个和自己旗鼓相当,又如此契合的人呢?

“虽然迟了几个月,”两个人分开的时候,卢克看着德卡特灰绿色的眼睛,“你觉得瑞士怎么样?”

德卡特挑起眉毛。


“那地方……棒极了。”

======================END===================

感谢看到现在的小伙伴。

鸡血到现在完结。哈哈哈哈哈

期待两个人的番外电影!!!

评论(61)
热度(170)
© MOMO被DC圈粉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