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KARD】Wrong Number(5)

【速度与激情8】

lukard

WrongNumber5


5、

无名先生看着坐在车子引擎盖上的人,略得有点头疼。他不明白,为什么霍布斯会突然锲而不舍的寻找德卡特*肖的下落,他们之前明明连一起合作都非常困难。上午刚有人向他汇报霍布斯已经发现住在安全屋的是欧文*肖,中午他就出现在“NO WHERE”的楼下。

“啊……,”他点恼火又明了的拖长了音,“天眼。”

“德卡特*肖在哪?”卢克加重了德卡特的名字。

“你们感情已经这么好了吗?”无名先生毫不掩饰的挖苦,“你没忘记他在东京做的事情吧。”

“这是我们的问题,”卢克没有退让,“告诉我他的下落,我们会做个了结。”

“你可以求助于天眼,那应该比我的信息更准确。”无名先生转身走向另一辆车。

“如果他在可以拍摄到的地方,相信我,你现在不会完好无损的和我说话,”卢克直接挡住他的去路,“最后一遍,他在哪?”

“……我们失去联系了,霍布斯,”无名先生一脸无奈,“他在执行一项任务的时候,出了点意外。”

“意外?”卢克有点不太相信,在他印象里,德卡特的行动力一般都是让别人感到意外。

“发生了爆炸,没有预料的那种,”无名先生显然准备结束谈话,“我不愿看到这样的结果,但是有时候确实难以避免。”

卢克盯着无名先生的墨镜,沉默了几秒。

“不,如果是这样你没有必要故意给我欧文的地址拖延时间,”他一步一步靠近,无名先生被整个笼罩在卢克的阴影下,身边的特工犹豫掂量着要不要上前阻止,“任务地点?”

“……上一次的军事基地。”无名先生本想再一次捏造一个地址,但是透过墨镜,卢克的表情让他本能的感到惧怕。这个男人是来真的,如果他想,这里没有人能拦得住他。

“俄罗斯?!”卢克有点难以置信,“你们让一个英国人在俄罗斯的地盘上执行任务,发生爆照后又置之不理吗?为了撇清美国情报部门的关系?……”

卢克没有再说下去,无名先生的沉默显然说明刚刚的推测是对的。他突然想起之前和德卡特之间的谈话,问起为什么作为英国上尉会沦落到成为通缉犯的地步,对方只是把特情部门为了保全自身,抛弃棋子的做法轻描淡写一句带过。卢克当时对英国相当嗤之以鼻,而现在,自己的国家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这让他感到羞愧。 

“准备好我需要的东西,以及德卡特最后的坐标,不用通知其他人,”卢克脸色铁青,“这是我一个人的行动,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

太冷了。

德卡特勉强看着自己呼出的白气。他半躺在床上,感觉自己的呼吸与心跳变得稀薄。他还有意识,知道下半身已经不太有知觉了,热量还在以他可以感受到速度迅速流逝。2个小时前他还努力在房间走动维持热量,而现在他只能在这里安静的等死。

拜这见鬼的气候所赐,手臂上的血终于止住了,它们已经结成了一层冰冷的硬壳。德卡特感觉很困,所有的器官都在抗议,他们叫嚣着太累,恨不得立刻长眠来减轻寒冷带来的刺痛。

外面暴风雪已停,玻璃窗因为风而抖动的声音消失了,他的身边寂静的可怕。德卡特曾经多次想象自己死亡的场景来打发无聊的时间。一个冰冷无声的坟墓显然有些出人意料。

一些过往的片段开始在脑海里混乱的闪现,永远处变不惊的老妈,和我行我素的欧文,军校里的紧张严肃的生活……都一个又一个的跳到他的眼前。他想起曾经嗤之以鼻的说法,“人总是无法逃避过去”,而如今他已经两次栽在了同一个地方,上一次让他背负污名进了监狱,而这一次即将要了他的命。

德卡特没有觉得愤怒,结局不过比预料中来得早,他只是略有遗憾。

现在想想,除了那次在洛杉矶,他还没有和卢克真正意义上的一对一分出高下。之后难得的几次机会,不是在开始前被无名先生打断,就是莫名其妙的干上了床。

德卡特又想起了能让他踢爆卢克老二的短信。他有点恼火,在临死前想起这种事真是让人非常不愉快。

固定在窗户上的视线变得更加模糊,瞳孔映射出的光斑面积在渐渐缩小,黑色的部分像电影画面一样吞噬着光亮,最终彻底陷入黑暗。他甚至不敢确定自己是否还在呼吸。

……

德卡特!

德卡特!

这真是太烦了。都要死了居然还出现那头蠢熊的幻听。

德卡特!

锲而不舍的声音掺杂着其他混乱的响声,穿破厚雪和冰冷的空气,打碎了无声的坟墓,敲打他的耳膜,更像一双手捂住了他冻僵的心脏。德卡特张不开嘴,也许喉咙也结成了冰,他只好勉强在失去意识之前在心里骂了一句操你的。

================TBC=================

环球还我卢克和德卡特的彩蛋啊!

评论(51)
热度(144)
© MOMO被DC圈粉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